Search Bar

Google
 

2017年8月29日星期二

人心

静静的,
一切安宁,
水喉里,
不由自主地,
重重的憋出了滴滴的水珠,
清脆的哚哚声,
惊醒了我。

一杯普通不过的清水,
看似难求,
却相似早已被人所遗忘,
反之,
取而代之的是参杂了的化学物品,
有水果味的,
有蔬菜味的,
有气的,
原味果汁的,
但却那么多选择唯独缺了单纯的水。

人心本是清新、单纯,
随着岁月更新,
社会影响,
人与人之间多了自我防护,
自行添加无谓的,
多余的墙,
把原本的清水变成了,
浑浊的水。

想了想,
还是单纯的清水,
本早就不是清水,
参杂了,
还是说忘了清水本体就有看不见的参杂物-矿物质?

我只能自叹人心难测!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缺席的第一天

今天一打开门,
常说的早安,
却往肚子里咽下去。

平日嘻哈的兄弟伙伴,
已不在平日的座位,
只留下空空的椅子。

以往可以随意抛下几句交谈,
但如今却要拨号才能听见他的声音。

日本动漫主题曲,
是他常点播的歌,
如今四面墙空空荡荡。

今天为何时间过得那么漫长?
为何这一切成了过去?
为何是曾经,
而不是在当下?

今天是他的缺席的第一天,
我还能熬过到几时?

突然看见此歌,
共勉之: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临·家

突然想起潘美辰 的那首歌,
《我想有个家》~,
我想要有個家 一個不需要華麗的地方,
在我疲倦的時候 我會想到它,
我想要有個家 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在我受驚嚇的時候 我才不會害怕,


誰不會想要家 可是就有人沒有它
臉上流著眼淚只能自己輕輕擦
我好羨慕他 受傷後可以回家
而我只能孤單的 孤單的尋找我的家

为何这暂时的“家”变了质?

还是我现在才梦里醒来?

为何一位用心服务十多年的小伙子离职,
作为前辈,
作为长者,
作为领袖,
为何一句慰问,
关心,
挽留的话未曾开口?

从事事关心,
变得漠不关心,
在演变成表面关心,
我实在是再也承受不了了。

熟悉面孔已不再,
只留下旧事与物。

四面墙空空对立,
彷佛监牢般隔离着我,
更像精神病房隔离着我。

以往的欢笑,
换来现时冷清的对照,
有股求助无门的感觉,
更是感到人情冷暖,
自扫门前厢,
事不关己己不忧。

难道夕阳无限好,
只是尽晚春?

为何晚春只限那一刹那?




2017年2月25日星期六

有时候

有时候, 有时候……

突然想起这首歌,

特别特别的回应我现在的心情,

有是晴天,

有是雨天。


七早八早的得了一个消息,

虽然是件好事,

但听进我心里,

也不知怎的,

总觉得有如手脚分离般痛。


我的战友,

由始至终常年伙伴,

带来了一封信,

对!也就是辞职信。


一时接受不了的我,

常年都把情绪都挂在脸上,

泪崩了。


回想起,

刚进来上班,

也是他在旁关照,

一起工作的生活点滴,

一幕幕浮现出眼前,

我也就更加控制不起情绪,

哭成泪人。


虽说人有不散之宴席,

但真有时,

说时宜,

行时难。


这时的我,

想起了耶稣被卖的那一夜,

他的心情是何等的痛?


心真如刀割,

被自己的门徒出卖,

与其他门徒分离。

(在这强调的是分离,别误会成我那朋友出卖)


耶稣本是知道有那么的一天,

他也不回避,

坦然接受,

勇敢向前,

以他的宝血,

成就了他的救恩计划,

担当了我们的罪,

好使我们罪得赦免,

得到永生,

并应许现在他如何的复活升天,

也就将来如何降临审判活人死人。


他与我们的分离,

也必短暂,

更何况有相见、重逢、短聚的机会,

我也在此收拾心情祝贺你,祝贺他,

明天会更好。

https://youtu.be/uZU-013Rwzg


遇到困难,必要向他支取力量。

https://youtu.be/iv61LBQGlYs

2012年10月25日星期四

巴士仁何在?

今天天色并不明朗,
天空中披着灰灰地乌云,
雨下不成却闹起脾气来,
实在可怜的我们,
犹如在蒸汽炉里“闷”着。

刚上完了课,
步行走上巴士站,
那迟来的雨偏偏在我路上时赶上了,
我也差点儿招架不住,
倒变成了雨人。

事后,
好不容易到达轻铁交换处,
看了看“家事哥”前挂着的巴士预算抵达时间电子表,
还不到二分钟就有趟回家的巴士到来,
结果不失我所望,
巴士的确准时抵达。

由于放工忙碌时间,
蓝领、白领、老外与学生就都挤在“三丁鱼罐头里”,
眼见许许多多长者吃力地站着,
左手提着买菜篮有的却提着公事包但右手都握紧了铁柱,
站在巴士上身体随着巴士摇狂着。

可耻的是,
身为华人的我们,
是个讲究礼仪浓厚一族的我们,
却脸皮厚得不得了,
坐在特设区的椅子上,
却理所当然似的,
毫无理会长者的需要,
抹杀了仁心 !

在途中,
当我眼见有空出来的位子时,
手拍了拍右边的年长阿姨,
示意着有空位让她坐,
说是迟那时快,
左边的中年华裔男子,
爬了上去,
二话不说,
屁股直贴上座位上。

高高瘦瘦,
健健壮壮,
虽然头上披着少许灰色头发,
鼻梁上架着副眼镜,
但实在看不出他比那位阿姨,
更需要那张座位。

阿姨对着我微笑着,
表露出少许的无奈,
仍任由巴士摇狂着脆弱疲劳的身躯。

心默默的想,
讲究仁爱的我们,
仁心何在?
 现今多少巴士仁仍存在?
何为巴士仁?
 

2012年8月1日星期三

在L2-11,我是LUKE

LUKE普片上是个洋名,
翻译华文如没错是路加,
路加是个伟人的名字。

在潮语上,
“LUKE” 的发音是包含着贬义的意思,
它常被形容为某人痴呆、呆呆的行为。

在这里的今天,
LUKE我用来并不是形容、使用在这以上所分享的,
我是用这LUKE来表达我的地位与身份,
现在的我,
感觉上LUKE贴贴切切表示我只不过是路客,
华文拼音LU~路KE~客=路客。

时针碰上了十二,
本以为可以与“朋友”吃顿午饭,
约定好了一起出发,
途中被某些义卖品给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渐渐地,
悄悄地,
“朋友”一个接一个离开了我,
却视乎把我不当一回事,
“又”忘了我,
“又”把我留给留下。

一通电话,
一则短信,
都没有留下的情况中,
像是划清了界线。

站在中心的我,
四处张望,
希望他们就在附近,
好让我跟上,
但在现实生活里,
刺穿了我的心,
“朋友”的影子不见,
只留下孤单无助的我。

在他们的眼里,
我是不是个多一个不多,
少一个不少的人,
又是不是个路过的人,
不值得深交,
更不值得一提,
又像陌路人般,
肩并肩,
擦身过,
见一眼后,
忘了样子的呢?

真难道我是LUKE?

2012年4月3日星期二

红色潮风十号警报

视乎已接近一年没有在此分享散文了,
不知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
是否如我想象般那样等到流口水呢?
哈哈!!

今天,
不知为何,
也许我应该说是现在吧,
心情地的确确的很失落,
做何时都提不起劲。

下星期就得交的计划书至今仍在处理中,
原想跟进的我由于真的被现在心情的我给困住了。

那种心情要如何形容呢?
实在复杂,
酸酸苦苦的,
想哭又哭不出,
真的好难受。

实在受不住,
只好在网上无目的的漫游,
左游游,
右游游,
结果无意中停留在one fm 揾到你,
滑鼠的鼠标指向倚天屠龙刀~ ,
按下听到种种的搞笑事,
心情舒缓许多。

人生必经甜酸苦辣,
没人保证下一刻或每一天都能甜丝丝,
开开心心的过,
但至少我们可减少酸苦的日子,
增加多些快乐的时日。